电脑版

豫商集团现频繁减持 东方银星“铁打二股东”或生退意

时间:2019-04-04 20:52    来源:证券时报

在资本市场,提起东方银星(600753)(600753),即会联想到“铁打的豫商集团、流水的大股东。”而在盘踞上市公司二股东席位近6年后,豫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豫商集团”)或已萌生退意。

再度减持5%

4月4日晚间东方银星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豫商集团因自身资金需求和投资安排减持公司股票,于2019年3月22日至2019年4月4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累计减持公司无限售流通股共计64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的5%。

而在3月20日,东方银星刚刚公告称豫商集团于2019年3月11日至2019年3月19日间共减持上市公司5%股份。

两次减持后,豫商集团持股比例在不足一月间由22.52%下降至12.52%。

公告披露,豫商集团两次减持价格区间分别为17.17元/股-17.79元/股、17.96元/股-20.03元/股。4月4日,东方银星也曝出涨停,收盘报20.26元/股。

铁打二股东

除东方银星外,豫商集团目前并未在其他上市公司中有持股,得以在资本市场扬名,皆因在东方银星上演的“宫斗”戏码。

2013年6月至8月间,豫商集团四度举牌东方银星,一举夺得上市公司20%股份,引爆了与当时控股股东重庆银星智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银星集团”)的股权争夺战。

2015年,银星集团将所持东方银星股份全数转让给了晋中东鑫日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晋中东鑫”),豫商集团又进一步开展股权争夺战,双方不断比拼增持,直至2016年10月,晋中东鑫将持股比例上升至32%,稳定了第一大股东席位,而豫商集团及其一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为31%。

2017年,晋中东鑫也宣布退出东方银星,将持股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以56.03元/股的价格,溢价五成出售给了上市公司现任大股东中庚地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庚集团”),转让价款合计21.5亿元。转让完成后,中庚集团持有上市公司3837.44万股,占总股本的29.98%。

此后为稳固控制权,中庚集团还在2017年间数度增持东方银星,最终持股比例达到32%。

重组接连失利

豫商控股与大股东的纠葛,不仅体现在持股比例相互攀高上。由于第一、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接近,东方银星“双头股东”特质明显,长年来重大资产重组屡屡出现“内斗”现象,难以推进。

2014年7月,东方银星称筹划收购江苏东珠景观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并配套募资不超过交易总金额的25%。对于这一重组标的,豫商集团公开质疑其估值及高额存货等问题,最终该事项因“可能涉及实际控制人变更”而夭折。

2015年6月,东方银星再度停牌筹划重组,拟作价40亿元购买北京赛伯乐金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关联企业。而与此同时,豫商集团及其关联方却多次要求上市公司召开股东大会进行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并表示如换届选举不能进行,将自行召集并主持股东大会。乱象中,东方银星不得已公告重组终止。

2016年5月,东方银星曾再次宣布停牌重组,但此次并未公告交易标的,在筹划一个月后无意外又一次终止。

2018年2月,东方银星公告拟通过全资子公司以现金方式购买宁波中凯润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宁波中凯润”)60%股权,后因宁波中凯润主要财务指标出现较大变,公司随后又发布了重组预案,拟以现金方式向香港瑞闽投资有限公司收购香港起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起帆投资”)40%股权,向FineMarkInvestmentLtd收购起帆投资11%股权,合计收购起帆投资51%股权。

此番重组豫商集团虽未投出反对票,但还是在筹划8个月后由于资本市场环境及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客观情况而告终。

萌生退意?

在东方银星筹划收购起帆投资之时,豫商集团与上市公司的关系就悄然出现变化。

在上市公司重组预案发布后,监管层即下发问询,提出公司长期存在控制权之争,多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均宣告失败,要求补充披露公司及第一大股东是否就本次重组方案与第二大股东豫商集团充分沟通,并说明具体沟通过程和结果,同时要求说明豫商集团是否明确表示同意本次重组方案。在此期间,东方银星股价也出现连续跌停,短短几日间迅速腰斩。

最终,在监管层和二级市场的双重压力下,豫商集团向上市公司发出《告知函》,一概此前对立风格,称将全力支持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对于上市公司的经营管理,全力支持为做大做强上市公司主营业务而进行的相关投资、并购、融资等行为,同时,关于股东大会相关表决事项的投票事宜,将以客观理性之态度,按照有利于上市公司发展、有利于上市公司经营、有利于股东利益的原则进行投票表决。

此后在2018年8月,东方银星公告称,第二大股东豫商集团与上海杰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杰宇”)约定解除一致行动关系,豫商集团实际持股为22.52%,上海杰宇实际持股8.48%,明显放弃了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觊觎。

虽然“内斗”缓解,但东方银星的业绩起色依然不明显。

3月19日公司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9.3亿元,同比增长457.52%;净利润2093.06万元,同比增长10.31%。

2018年的业绩增长中,核销应付款项带来的收益占了相当比重。2018年10月东方银星曾公告称,拟核销应收款项共19笔合计3301万元、核销应付款项共661笔合计1255万元,其中核销应付款项1255万元计入去年营业外收入,将增加2018年合并报表归母净利润942万元。对此上交所还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核销应付账款事项的合理性。

在重组频频失利,业绩难有起色的背景下,东方银星高管也频繁离任。

2018年7月,公司公告蒋华明辞去总经理、财务总监、董秘等职务,聘任刘晓飞为总经理兼任董秘,聘任石春兰为财务总监。而在当年9月,刘晓飞也辞去总经理职务,石春兰变为总经理。时隔没几个月,东方银星又在3月5日公告称,刘晓飞因个人原因辞去董秘职务,且不再担任东方银星任何职务。在董秘空缺期间,将由副总经理田磊代行董秘职责。

在角逐近6年后,豫商集团是否已彻底放弃东方银星的控制权争夺?此番频繁大笔减持,是否也是因萌生了退意?这些仍有待时间给出答案。